台湾旅游

台湾的猫鼻头与鹅銮鼻

时间:2011-10-19 09:38   来源:乐途旅游网

  游走台湾的一路上,大家普遍对台湾的地理形状很感兴趣,很多次相互谈论自己对台湾的地理形状的想象,有说象海中跃起的鲸鱼,有说象海中破浪的帆船,也有说象大陆这颗高大的橄榄树上熟落的橄榄。而到了台湾南部的垦丁,我们更愿意相信台湾象跃起的鲸鱼,因为这“鱼尾”的分岔正好分成了猫鼻头与鹅銮鼻。

  垦丁的日光比台北要刺眼很多,在这样的日光下,有一种“无处可逃”的想法,似乎可以看到这种日光发出的白色,包裹着每个人,只在脚下留出窄窄的日影。好在有这种来到台湾最南端的兴奋一直在激励着我们,让我们更想去收集关于这两个“鼻”的信息。

  猫鼻头位于台湾的西南岬角,是台湾海峡与巴士海峡的交界处,这里是典型的珊瑚礁海岸侵蚀地形。猫鼻头的由来也是因为在海岸上的一块突出的珊瑚礁岩,象只小猫蹲踞海边,浑圆的鼻头向深海中努过去,于是着最南处便称为“猫鼻头”,看来,当地的原住民是很有想象力的一群人。我们在岸边的小山上,从各个方向向那块岩石望去,当然地都会得出象一只猫的结论,柔软的鼻头探向深海,在深蓝的海面的映衬下,显得玲珑可爱,小猫的尾部翘起,像是在奋力向前,又像是俯冲到海边之后戛然而止,脸部略微左向,似可看到小猫跃至海边突然停下,然后回过身,向你在俏皮浅笑。珊瑚礁石象是猫的黑色的毛色,黝黑而柔软。顺着黑猫的鼻头的方向望出去,是无比辽阔的巴士海峡,它分开了太平洋与台湾内海,远远望去,平静的太平洋在远处划出一条直线,在蓝色的天幕下,洋面平静而深邃,无风无浪的样子,会让人的心头渐渐地沉静下来,让自己的目光重新回到内心当中,内心中同样也会失去风浪。

  沿着猫鼻头的海岸向左侧望去,远远地,会看到一座高高的、白色的灯塔矗立在远处。有人说,那里就是台南另一个岬角----鹅銮鼻。白色的灯塔就是鹅銮鼻的标志。

  我们开始沿着这条海岸线去向鹅銮鼻,鹅銮鼻位于台湾的东南岬角。一路上,海风会从开着的车窗劲力地吹进来,是那种清凉的水汽,一下就将包裹在我们身边的炙热的日光吹得无影无踪。不禁会多吸几口,让刚刚吸入的体内的热气也受受海风。这时,不妨将刚刚买来的插着吸管的当地椰子拿在手中,用力吸一口,会有一股带着海风的甜香沁进身体,然后再身体里化开了,再将海风带进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在我的字面想象中,鹅銮鼻,好像就是指的家鹅高高的鼻头,其实这个名字与“猫鼻头”一样,是当地原住民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看到的,加上自己的想象力,给自然的景观安上去的。“鹅銮”其实是台湾的原住民之一的排湾族的语言,意思是“海帆”,“鼻”就是岬角,因为在这海湾附近有象海帆一样的大石。看来,我的想象还是与原住民的想象差很多,是望文生义的想象,缺少了原住民的生活乐趣。鹅銮鼻之所以着名,更在于它在近代历史上前世今生的故事,更要说说在猫鼻头时提起的“鹅銮鼻灯塔”。原来这里并没有灯塔,1867年,一艘美国商船在这附近触角沉没,好不容易游上岸的船长和船员却被当地的原住民杀死了,这被称为是“罗发号”事件。在此之后,清政府在外交压力下,建成了“鹅銮鼻灯塔”。可谁能想到,自此之后的近现代重大历史事件会与这个偏于一域的灯塔扯上关系。甲午战争之后,清军在离台时,将灯塔毁掉,日治时期又重建,二战时灯塔再遭盟军空袭,蒋时代再建,直至今日成为“台湾八景”之一。

  没有想到,在这天边海侧的台湾南部的这座灯塔会有这样不平凡的经历,让我们越接近它,越是肃然起敬。

  鹅銮鼻除了灯塔就是与猫鼻头同样的黝黑的海岸珊瑚岩。黝黑的、多棱角的珊瑚岩犹如火山爆发之后的残留,红红的火山灰流入大海,在与海水的交错中淬去了火色,而成为黑而坚硬的岩石。这或许更像当地原住民的性格,既有刚烈的火色,也有坚忍的硬度。在大海与岩石的交接处,海水在黑岩石上泛出白色的浪花,沿着浪花望过去,会感受到大洋的涌动,静静地在洋底的涌动,一层层地掀起涌向陆地,摩挲着黑岩的棱角,静默的大洋却有着吞噬陆地的勇气。

  猫鼻头与鹅銮鼻,两个岬角日夜相望,记录着身下这片洋面的风起云涌、潮涨潮落,等待着日升日落。听,不远处的广场上传来当地原住民的歌声,是那种极具动感的原生态音乐,他们唱着、跳着,为这山、这海,和自己的生活。

  这歌声穿透力极强,即便在很远都会听得到。听着原住民的歌声,看着远远的太平洋,似乎这歌声还会传到大洋的那一边。

  这也说不定!(驴在身上的游记)

编辑:王晓蕊

相关新闻

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