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岸旅游

归真堂拟每天开放熊场 参观者可自取熊胆汁


http://www.taiwan.cn 发布时间:2012-02-24 09:40 来源:京华时报
  买熊繁殖归真堂现有的400余头黑熊中,最早的100多头于上世纪90年代购自云南,200余头为自我繁殖,其余百余头则是同行转让。胆汁制药新鲜的熊胆汁经过冷冻、消毒、风干成为熊胆粉,再制造成各种剂量等成品药。

  买熊繁殖归真堂现有的400余头黑熊中,最早的100多头于上世纪90年代购自云南,200余头为自我繁殖,其余百余头则是同行转让。

  取熊胆汁一头成年黑熊一天的成本需要五六十元,包括饲料、场地、人员、防疫等。

  胆汁制药新鲜的熊胆汁经过冷冻、消毒、风干成为熊胆粉,再制造成各种剂量等成品药。

  销售对象熊胆粉主要功效还是清肝明目,主要销售对象为肝炎患者。 漫画谢瑶

  昨天,归真堂董事、总经理陈志鸿和归真堂副董事长蔡资团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。对于活熊取胆很残忍的问题,陈志鸿表示,争取短期内实现每天开放熊场,参观者甚至在培训后自己取熊胆汁。

  关于抵制

  假设是炒作那就太成功了

  记者:你们如何看待这次针对归真堂的抵制行动?

  蔡:对我们震动很大的,真正的动保组织是希望人与自然的和谐,这也让归真堂在未来发展的路上更加注重这个问题,上市后会程序更清晰、受监督力度更大,这是前进的一步,是文明的必经之路。我们敬重真正的动保组织。

  记者:你觉得这次开放熊场的目的达到了吗?有观点认为媒体看到的都是你们预先准备好的,并非真相。

  陈:我们开放熊场的一级目标是让媒体亲眼看一下,目前这个目标达到了。但媒体看后怎么讲,我也控制不了,我只希望追求一个公平。但每个人生存着都一定会有良知,不可能看到了还要继续乱说。除非有些人是被利用的,那我没有办法。对于亚基会提出的活熊取胆很残忍的质疑,我们争取在短期内实现每天都开放熊场,或每周开放两三次,参观者甚至可以在稍加培训后自己取熊胆汁。

  记者:这么大规模的反对,对归真堂的经营有什么影响吗?

  陈:产品销量还增加了,间接等于帮我们做了宣传。假设这次抵制“活熊取胆”是我们的一次炒作,那么这样的效果就太成功了。网上那个郭美美想炒作估计都没有我们这样的效果。

  记者:亚基会认为中国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熊胆,只需要1800头左右的熊就可以了?

  蔡:我希望他们能说服国家药监局,赶紧做出针对性的规划。

  关于上市

  如上市失败创投股东可退出

  记者:如果在A股受阻,你们会谋求其他的上市路径吗?

  蔡:对企业的发展而言,上市只是一个过程,而不是终极目标。上市首要目的是融资,是为了实现医药、生物制药现代化与资本结合,希望做更多药品出来。上市过程也是一个规范化的过程,归真堂原本是家族企业,现在机构投资者的加入使它的股权结构更加规范。中药本身在海外就是不被认可的,我们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考虑过海外上市,昨天张总可能是口误(在22日的专家会上,归真堂董事张志鋆称港股、美股都在考虑中)。如果上不了市,创投股东可以选择退出,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。

  记者:计划中的上市后有什么发展规划?

  蔡:也就是募资投向的问题。从我个人来看,核心竞争力的打造首先是科研要加强,要研制出更多有用的产品;其次,基地建设、动物福利方面都得加强;也会在产业链上做一些整合。我一直梦想做一个科普、旅游基地,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。

  记者:说到动物福利,你们计划在这方面投入多少钱?

  蔡:这个很难说,只有根据实际的运营情况、建设情况来考虑具体的投入。

  关于取缔

  法律没让停止经营会继续

  记者:不少专业人士认为,熊胆并非必需,可以被取代,这样的取胆也完全没必要。

  蔡: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。熊胆的疗效是综合性的,熊胆中包含了熊去氧胆酸等五大要素,含有几十种元素,甚至还有一些没有被发现的。

  记者:你们对政策有什么预期?如果要限定取缔活熊取胆了,你们怎么办?

  陈:我没办法去揣摩政府,我们是企业,只要法律没让我们停止,我们就会一直经营下去。除非有一天法律不允许活熊取胆了,政府会出台一系列的方案,我们也就没有办法了。

  蔡:通过跟踪这几年国家的产业政策,只要增加动物福利,我感觉取缔的概率非常低。熊胆跟虎骨还是有彻底性的区别的。虎骨是必须要杀虎,而熊胆汁是利用身体的分泌物。

  记者:如果人工熊胆获批了,你们会考虑制造人工熊胆吗?

  蔡:我们很清楚,中药是国家要大力支持的一部分。人工合成熊胆获批以后,肯定对天然熊胆有影响,市场会被逐渐瓜分、压缩。但是我们还在研究其他利用天然熊胆新加工的药品,现在还没考虑转型。

相关阅读

编辑:陈叶群

分享到: